ANI7IME共同进步社
ANI7IME共同进步社欢迎你的到来!请输入用户名及密码登陆论坛。新朋友请点击注册按钮加入ANI7IME共同进步社,我们期待你的加入~!

论坛暂时无法对游客屏蔽GOOGLE广告,注册用户登录后则自动屏蔽,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由ANI7IME STUDIO开设的原创动画、影视交流论坛,欢迎各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
 
首页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转]动漫空城计:石家庄文化局副局长炮轰动漫乱象

向下 
作者留言
小伍
大学本科生
大学本科生
avatar

帖子数 : 421
注册日期 : 09-12-31

帖子主题: [转]动漫空城计:石家庄文化局副局长炮轰动漫乱象   2010-01-24, 11:06 pm

第一座“动漫城”在停水停电两个月后“死”了;第二座“动漫城”也几近空城,所谓二期、三期工程迟迟不见动工。现在,第三座动漫城就要启动了,而且是坐落在城市的繁华区。对于动漫,石家庄似乎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

动漫空城计

沿石家庄迎宾大路开至城东的开发区,一眼就可望到高楼上竖着的一排大字:国家动漫产业发展基地创业孵化园(以下简称孵化园)。

这日,石家庄前夜刚遭遇了50年未遇的大雪,鲁建勇指着那排大字说:“这只是一栋空楼。”鲁建勇是石家庄一家动漫企业老板,他的公司驻扎在孵化园里,是2007年第一批入驻园区的企业主。

鲁建勇踏着没膝的大雪走近大楼,大门紧锁,门前另一副招牌有些滑稽地展示大楼的另一个身份:石家庄肉类协会。

空荡荡的孵化园

现在,还能在互联网上搜索到这座孵化园在开园时的热闹:

2007年,石家庄市新闻出版局借用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院闲置的三栋教学楼,将之打造为一座动漫孵化园。在开园剪彩仪式上,石家庄市新闻出版局、市政府,省政协等诸多领导出席。孵化园的前景的确美妙,占地168亩,建筑面积14万平方米,总投资8638.5万元。提供2万平方米入驻面积,目前已入驻企业21家;二期规划一年半完成园区基础设施建设。三期规划1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00亩衍生产品的生产基地。两年过去了,三栋大楼,真正投入使用的只有一栋,二期三期工程也没见开动——即使政府给出很多优惠,比如入驻企业减免租金。

“你下了主路能看到的那个挂着招牌的楼,是个空楼。它后面那栋,也是空的。”鲁建勇说,“只有最里面这栋,住着我们这几家企业。就是现在这样,也就四五家是真正做动漫的。”

走进孵化园唯一的这栋办公楼,门厅陈列着入驻动漫企业的详细介绍。往楼上走,会发现有一家拍婚纱的公司。“以前还有卖农药的,很多公司只是在这里设立一个空壳,有领导视察,才会过来上班。”鲁建勇公司的一个员工说。

三层是鲁建勇公司的所在地。鲁建勇挨门挨户跟记者介绍:“这是玛雅公司,拍过一个《豆丁的快乐日记》,有100集,是石家庄规模最大的动漫公司;这是一个动漫游戏公司,制作过《独角兽的宝宝》;最里头的是一家儿童培训机构,或多或少跟动漫沾点关系,他们在教学创作一些儿童漫画。”

只要“或多或少”跟动漫有那么点关系,你都可以入驻这个园区。比如鲁建勇,做的是房地产动画,这个领域在几年前还被圈内人非议“到底能否划分进动漫产业”,但在当下,已无人怀疑他的入驻资历。

办公室由教学楼的教室改造,阴冷简陋。狭长的楼道不时有三两学生出入。鲁建勇叹口气:“上层被学校用来当图书馆。这很正常,大楼只是政府借用。学校看到没那么多企业入驻,当然有权利搞别的事情。”

“始作俑者”动漫节

这一切源于2006年石家庄第一届动漫节,这个城市日后在动漫产业上的喧嚣,或多或少都跟它有关。

早前石家庄有一个人民会堂,位于市中心,用作演出活动。后来人民会堂的工会为了利用空间做增值服务,于是欲办一届动漫节。筹备前,工会成立了石家庄动漫协会。

为什么不是音乐节、舞蹈节,而是动漫节?这实则迎合了2006年国务院转发的《十部委关于加快发展动漫产业的若干意见》的大背景。当时这份意见的出台,被很多动漫圈内人士解读为国家第二轮大力发展动漫产业的信号。

早在20世纪90年代的中后期,国家曾掀起过发展动漫产业的热潮,当时兴建的五个国家级卡通基地未能发射出“神六”这样的卡通卫星,不了了之。2006年的第二股热潮被圈内人揣测:是为了抓住奥运商机。相关部门已然注意到,近邻日韩在申办奥运成功后,漫画产业都进入了黄金腾飞期。

石家庄第一届国际动漫节很快就通过了政府审批。这一年,杭州、深圳、常州等城市早已在国家的大力扶持下建成自己的国家级动漫基地。2005年,杭州的首届动漫节政府买单2000万——从这个层面上解读,石家庄落后了。

很快,这个1968年才被选定为省会的城市大张旗鼓地开始筹备第一届动漫节。此前,这里的一呼一吸跟动漫毫不搭边。

李梦燃很兴奋,他是石家庄一家网游公司的老板,又在福建从事过网络游戏制作,看到家乡搞起了动漫活动,他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石家庄动漫协会。但动漫节真正开幕后,李梦燃很快“没了兴趣”,因为整件事情已变得非常“搞笑”。动漫节的门票定为40块,他难理解:“明明市里批了钱,为什么还要收门票。这不是纯捞钱吗?”

在动漫节的开幕仪式上,李梦燃碰到一件尴尬事。动漫节的主办方拉着他跟市领导介绍说:“这是香港华泰集团的×××。”李梦燃立刻说:“我不是。”后来,他才明白,香港华泰集团的那位老板当天没能出席活动,拉他,是充门面的。

第一届动漫节给鲁建勇和李梦燃留下的印象是“散场后,满地飘落的是各类动漫培训学校宣传单”。

从2006年到2009年,石家庄动漫节已举办四届,一年比一年规模大。只是很多动漫人士不再关注。一位动漫圈内人说:“2009年这届,有卖玩具的,卖IT产品的,竟然还有卖农药的。”

石家庄文化局副局长左春和每年都参加动漫节,在接受《中国周刊》记者采访时,他说:“动漫节变成了信息产业交易会。卖的都是信息产品,没有动漫的事。”

为了拉拢更多企业参加动漫节,主办方开始强制企业摆出展柜。有些企业主私下向左春和抱怨:每年办展会劳民伤财,还费时间。

动漫节设立的高峰论坛会邀请各类动漫专家做讲座,据了解其中很多都是来凑数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政府知情人告诉记者:“请来日本留学生谎称日本专家;邀请韩国人讲,因为巨大的语言障碍,讲的东西对观众没有什么意义。一切都是形式大于内容。”

办这样一届动漫节到底要花多少钱?无人能知。石家庄搞动漫的圈内人只知道,政府每年的动漫扶持资金,动漫节要占据大头。

“按理说搞动漫节这样的节庆活动应该是市场运作,通过全社会招标。可实际上它没走市场运作,完全自己搞,都是自己说了算。或许50万就足够的,但却要500万,真正用到活动本身有多少就不为人知了。这其中的利润空间十分诱人。”左春和接受《中国周刊》记者采访时直言。

另一座死去的动漫基地

2006年的第一届动漫节之后,石家庄就有了第一个动漫基地,也是在2006年产生,比用教学楼改造的动漫孵化园还早一年。前不久,这个位于城西新华西路上的动漫基地,因为停水停电两个月,彻底死了。

现在,6层高的大楼已人去楼空。只有一个保安看守。“早就没有人了,赶紧走吧!”保安说,“现在就等着交接工作。”

不知是离开的人走得太匆忙还是有些刻意,楼顶那排“国家级动漫产业发展基地石家庄动漫创意产业园”的招牌尚未卸下。

第一届动漫节成功举办后,石家庄动漫协会迅速租用了新华西路的一处宾馆,搞起了动漫基地。这是石家庄市第一个动漫基地,在当年轰动一时。如今空置的这栋大楼门厅还挂着领导们出席开幕活动的大幅照片:讲话,剪彩,表演……

但很多石家庄本地动漫人对新华西路这个动漫基地从创办初始就非议颇多,质疑声首先针对主管单位:石家庄动漫协会。很多人评价这是一个“奇怪的组织”。“就是人民会堂工会的一帮人搞起来的。这些人过去都是行政人员出身,现在摇身一变成立动漫协会。根本不懂动漫,怎么能搞好动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动漫圈内人告诉记者。

其次是入驻条件。先许诺企业减免两年租金。而后又要求企业为动漫基地的培训学校免费上课;很快,主办方又打算在基地里建酒店。一系列做法彻底“惹怒”了企业主,一位曾经对这处动漫基地有了解的企业主说:“他们办培训学校,让企业教课,赚一把;开酒店,赚一把;政府那里,又赚一把,里外都是赚啊!”

“新华西路那个动漫基地,基本都是浑水摸鱼。”石家庄文化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基地并没那么多动漫企业入驻,很多都是鱼目混珠来开培训学校的。这些人不敢大张旗鼓地办,只好找理由说,我们公司要选拔人才。有时候领导过来视察,这些公司就让学生冒充员工。领导一看:那么大一个屋子,一人一台电脑,都是在做动漫的事情,也不知道具体真相。领导被忽悠,也是愿意被忽悠,如果他们对行业有了解的话,很快就能发现,培训学校那么多,没一个公司有业务……

一所动漫基地不能满足石家庄办动漫基地的热情。很快,在石家庄开发区,前文所提的孵化园立起了牌子,这次的主管单位是石家庄市新闻出版局。

鲁建勇的公司搬入孵化园前,也签了一个协议:为场地提供方——河北信息工程学院的学生做动漫专业培训。

鲁建勇承认,石家庄根本不需要两个动漫基地,新的动漫基地只是满足了各方的利益点。“新闻出版局那边,需要有这么一个动漫基地存在;河北信息工程学院的出发点是,有动漫企业入驻,好招生,还能给学生提供实习岗位;企业的出发点则是可以免费入住。”

“新华西路的基地,是动漫协会搞的;信息学院的基地,是新闻出版局搞的。两个基地不属于一个部门。”石家庄文化局副局长左春和显然对此事认识更深,“中国部门利益化,他们需要从体制上就开始分割,开始争夺打架。圈的范围越广,利益越大。”

2009年,新华西路的动漫基地开始向企业收取租金,很多企业选择了搬走。2009年8月,这里停水停电近两个月,于是,彻底成为空楼。

鲁建勇不知道自己身居的这座孵化园,未来的下场是否会和新华西路的动漫基地一样,大张旗鼓地开园,无声无息地死去。他说:“新闻出版局的领导挺好的,有管理意识。常会到我的公司坐坐,询问:‘现在干些什么项目阿?过得好不好?’”

“但仅此而已。”鲁建勇无奈地笑着,“很浅层次的问题,毕竟不是动漫专业出身。”

知情人士透露房地产商透过动漫进行商业投机

圈地运动

北至煤市街,南至裕华路,东至大经街,西至胜利大街——这是石家庄最繁华的一环线内,城市中轴地带。从2009年石家庄市第四届动漫交易博览会传来消息:未来,这里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块占地140亩、总投资高达15.2亿的太空世纪动漫城正式立项签约。

项目开发商是河北东垣集团,一期工程的规划包括一座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的动漫大厦;一座文化创意产业大厦;一座太空世纪动漫商城,一个购物休闲广场。一个地下城市动漫主题项目。

河北当地的《燕赵都市报》报道:“地下动漫项目如若建成,将是亚洲最大的动漫体验区。” 在河北东垣集团网站上,更新着该项目的进展:项目区块内与居民已达成拆迁意向,部门地块已拆迁完毕;该项目已列入省文化产业振兴规划重点文化产业项目。

前不久,在石家庄市委宣传部组织的一场有关文化产业的座谈会上,河北东垣集团反映:“太空世纪动漫城立项以来,资金发生了问题,银行不给贷款,没人做担保,希望政府能出面帮忙解决问题。”

“银行不给你贷款很正常,搞文化产业就是高风险,银行很有可能经过评估觉得不能盈利。谁也不是傻瓜。”石家庄市文化局副局长左春和告诉房地产商,“另外,你以动漫要来的土地,核心产品是什么?文化色彩浓不浓?如果不够浓,怎么得到文化产业政策的支持?”

左春和的一连串发问,让气氛一度尴尬。房地产商哑口,只得承认说:“您是大师。”

“他们想要来地,再让政府帮他们圈钱、融资、搞拆迁……”左春和直指房地产商们的真正用意。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房地产商早就盯上了动漫这块肥肉,动漫圈地,完全是一种商业投机行为。比如太空动漫城这个项目,当时提方案时,开放商跟政府许诺的:要把西柏坡拍成动漫故事。政府一听,西柏坡好。房地产商是非常聪明的一帮人,他们打出的这张牌,又是红色故事,又是创意产业,完全把好了领导的脉,对症下药。至于未来如何,不明朗。”

左春和告诉《中国周刊》的记者:“如果不是以‘动漫’的名义,这块市中心的黄金用地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通过审批的。但一旦沾上‘动漫’二字,政府就会不遗余力地给予优惠政策,这样的优惠没有标准,无边无际。以我的推断,未来,开放商很有可能将土地变性,干别的用,现在是圈地阶段。”

“以优惠政策拿到的土地谁来监管?”《中国周刊》的记者问。

“房地产商深知,市领导任期就五年,到时候承诺的领导都走了,不会有人再管。土地监管部门无力监督。这些年城市化发展进程太快,太多的土地问题需要处理,管不过来。”左春和说。

指挥棒

如果向那些在石家庄做动漫的企业问起:石家庄动漫的现状?他们只会吐出一个字:乱。

追问“怎么乱”,有些企业主说大白话:“政府越投钱,越不知道怎么干。”

最近,李梦燃一接到相关政府部门打来的电话,就立刻说:“我的公司破产了。”

“太麻烦了,如果不说公司破产,我会被政府拉去,两天一个小会,三天一个大会,什么都干不了。”李梦燃告诉记者。他在韩国的动漫圈干了三年,两国动漫行业最大的不同是“中国管你的人是一拍脑门,韩国管你的人是真懂”。“韩国动漫行业都是从基层推举出的专业人才在管理,中国是官管,还必须由官来管,官什么都能管。”

鲁建勇也深有同感:“政府像钓鱼一样,每天叫我们过去开会,说扶持政策出台了,马上就有钱了。但嚷嚷好久,谁也没看到钱到哪儿,我没拿到政府的扶持金,我周围的朋友也没拿到。”

2006年前,鲁建勇只和工商税务部门打交道,2006年后,频繁有一些政府部门去他的公司参观,要求他参加各种会议。

而政府管理动漫的种种手段导致的结果是,企业不做好动漫,也可以赚到钱。

2009年6月,石家庄出台了《石家庄市扶持动漫产业发展若干规定》,其中规定:对原创优秀动漫将按分钟发奖金,在央视及境外电视主流媒体首播的,按二维动画片2000元/分、三维动画片5000元/分标准奖励,最高不超50万元;奖励额度为全国最高。

于是,石家庄动漫圈流转着这样一个潜规则:做出的动画片求爷爷告奶奶也得上央视。“哪怕央视不给我播出费,我也要贴片上。”一位动漫企业老板告诉《中国周刊》的记者,“我们做出的动画片不用考虑市场性,目的是拿到地方补贴。如果制作过程中再压缩点成本,大有赚头。”

鲁建勇说,这并非是石家庄动漫圈的潜规则,而是全国范围内公认的生财之路。

石家庄动漫圈还流传着一句话:做动漫不赚钱,想赚大钱做培训。

“石家庄本地动漫行业的人才缺口也就200个左右,但每年的毕业生有两三万,他们毕业后去哪儿?”鲁建勇反思。

一位名义上是开公司、实际做培训的企业主告诉记者:“原来我们不做培训,后来终于开窍了,做培训可以把一个公司带到云端。光学费就是上千万的盈利。可能别人会谴责培训机构不顾学生的将来,但是谁允许它这样做,谁让它越做越大?我们顶多是受到道德上的谴责。”

“实际上,像石家庄这样一个没有动漫基础的城市,发展不发展动漫产业,都无所谓的。比如我的公司如果死了,也没关系,这涉及不到国计民生。政府出资扶持动漫产业才是对这个行业极大的破坏。一个企业,如果不适合做动漫,那就让它快点死去。死得越早,对这个产业越有帮助。优胜劣汰。”鲁建勇说。

李梦燃对政府扶持动漫的态度更极端,他说,做企业的就该离政府远一点。他从没有打算入驻那些所谓的动漫基地。“如果一个企业连租金都付不起,还办什么企业?”

在鲁建勇的办公桌上,摆着一份文件,申请国家级动漫企业。最近,国家新出台了一个有关动漫企业的认定资质。只有那些被认定为国家级动漫企业,才有资格享受优惠政策。但鲁建勇的公司只是一家中小型企业,一年流水才100万,好年景时也就能赚二三十万。

“我不打算申请,因为上面有规定,国家级动漫企业注册资金要500万。”鲁建勇说,“但据我所知,石家庄没有一家企业够得上国家级标准。”

一个拥有两座动漫基地,一个国际动漫节,未来还将拥有亚洲最大规模动漫体验园区的城市,在本地竟然没有一家够得上国家级标准的动漫企业?

听闻这样的说法,鲁建勇笑了,笑容诡异,又透着些自我嘲讽。

文化局副局长:政府部门主导动漫产业效果不佳

文化局副局长炮轰动漫乱象

口述 左春和 文字整理 中国周刊记者张卓

糟糕的补贴导向

我是2003年担任石家庄文化局副局长的,石家庄刮起的动漫风始于2006年左右。这和全国动漫热潮的发展轨迹是吻合的。起源是石家庄有一个人民会堂,里面的人想利用人民会堂这个空间,搞一些增值项目,于是搞起了动漫节。后来石家庄所有兴起的产业园和动漫产业政策都和第一届动漫节有一定关系。搞了动漫节,必然会搞一些后续活动,于是政府出台了优惠政策:比如搞产业园,申请动漫基地,招商引资。

石家庄先是搞动漫基地,第一个动漫基地在新华西路,后来“死”了。现在还有一个在某高校园区。两个地方都是空壳,这些动漫产业园区往往作为国家重点扶持的优惠产业能绕过很多刚性约束。据我了解,全国各地的动漫产业园也是如此,与当年科技开发区一样。单就园区圈地来看,没有多少园区结出了动漫之果。只不过在动漫产业政策的保护下拿到了土地,进而开发其他项目,或稍后即通过寻租渠道改变土地性质,光明正大地与动漫告别。

有了园区,就必须有人。石家庄最初招商是想把外地动漫企业引进来,但很少有外地的愿意来,这和我观察到的全国动漫招商情况差不多,外地动漫企业在异乡生长很罕见。有,也多是空壳,人虽在这儿,却没有投资。

然后是推广优惠政策,这些优惠政策中以优惠地价、甚至是零地价批租给投资者,各种费用进行减免,或者返还税收,或者提供信贷担保,或者变相赠送资金。这样一来,一些根本没有能力的动漫企业开始进入园区。日积月累,真正的动漫创意并未能真正受益。受益的只是那些能够有寻租机会的权力和资本。因为当大量的财政资金要为重点扶持对象补贴发放之时,有些企业考虑的就不是市场的效益,不是产品的研发,而是官员手中挥舞的金棒,谁能搂住了这根金棒谁便赢得了利益。

石家庄这两个动漫基地,如果是一个对行业稍有了解的人去参观,很快就能发现,里面有干培训的,有干广告的,真正干动漫的很少。

越主导越失望

石家庄本地的国际动漫节办了四年。我每年都参加,发现动漫节跟动漫的关系越来越少,跟信息产业交易会合到一起了。私底下,我也会跟一些动漫企业聊天,他们每年被拉着搞展位,很反感,觉得劳民伤财。在第二届芜湖动漫交易会期间,企业主也跟我抱怨。其实全国的抱怨是一样的。毕竟在一种体制下,只有表面形式好坏的不同,其本质是相似的。

一般这样的动漫节还有一个重头戏就是企业签约。我参加过各地举办的动漫会展活动,真正能达成合同目的的几乎没有,虽然举办方都安排了“签约仪式”,但也基本是一种重复多遍的表演,参加“签约”的企业大多是经过动员给主办方捧场的,就是那些参展商也大都为各地管理部门动员或指派而来,企业迫于公权力的压力不得已而为之。

最近,石家庄要投资一个动漫城,据说投资十几个亿,在市中心,占地165亩。市中心这么好的位置,一般的房地产是做不了的,但因为动漫是政府目前支持的项目,所以肯定会支持,在拆迁、容积率问题上给予让步。未来什么样?可想而知。

很多石家庄本地的动漫企业老板跟我说:石家庄动漫行业就一个字:乱。有些政府部门会干预这些动漫企业去搞一些民族文化之类的内容,你要不听,我就不支持你;听吧,这些内容没有市场卖点。于是,动漫行业里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泡沫产品,泡沫活动。

这期间,全国动漫会展铺天盖地,动漫园区争先恐后,动漫口号响彻云霄。但很多是只见会展不见交易,只见圈地不见产业,只见政策不见效益,只闻口号不见动漫。表面看起来,在权力意识的主导之下,在财政资金的支撑之下,在举国体制的荫护之下,中国动漫产业享有了全世界最好的待遇,但却形成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最大悖论:政府主导力度越大,动漫产业的发展越是令人失望。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种搞法是错误的,但我个人力量有限,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不去干预市场,尽可能创造环境,需要我们服务,我们就服务;不需要,我们不主动干预。

推手还是放手

我觉得最该做的是把权力撤出来。我参观过全国很多动漫基地,动漫基地应该是民间自发的,政府最好不要干预,到底产业需不需要基地是产业说了算,不是政府说了算。现在的乱是:产业还没有说话,政府先入为主。这样的先入为主本身就带有一种自负。中国人一直都认为,权力越大就越正确。涉及到产业发展上,就总认为产业需要权力推手,一推,就成功了。

很多时候,政府把动漫产业等同于工业生产。这两者其实是截然不同的,搞工业生产需要财力人力集中,短时间见效。但搞动漫产业,这样做是违背文化规律和经济规律的。政府是权力机构,怎么能对文化发展规律有很深的了解呢?如果不是业内人士,不感同身受,没亲自搞过文化,对文化的想象都是一厢情愿的。

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机构热衷于搞动漫产业,因为背后隐藏着利益。利益来自于行政权力,有干预权,就有审批权,有对企业指手画脚的能力,同时政府推手那么大,后面还有资金的使用。

如果政府把权力撤走,让动漫企业进行赛跑,那么谁跑得快就会是胜者。但政府一推力,让跑得慢的人反而成了冠军。这样的介入反而把市场搞乱。那些真正热爱动漫、发展动漫的人受到了打压,他们心里会想:难道搞好公关、获取权利和资金支持,就能在这个行业赚钱了吗?

另外,在中国一直有一个悖论,政府一方面承认动漫产业是市场行为,鼓励它成为产业;但又把它看做是一种意识形态,把出口牢牢卡住。出版和播出,这两个重要出口被牢牢把握,以至于动漫市场再怎么涌动,也不可能走出去。

所以政府也应该放宽文化出口,把审批权撤走,动漫企业不可能挑战国家机器。我们的文化机构太敏感。

我预测,石家庄这股动漫热不会旺多久。记得在某次会议上,石家庄前任市长曾说:“不要跟我提动漫,我知道它不赚钱。”可见前任市长已觉察到这个行业都是虚火。但现任市长了解多少,我尚不清楚。

动漫产业本身就很能忽悠人:一是无烟企业,没污染,不消耗资源,二可以调整产业结构,增加文化品位。领导听上去感觉非常好。再加上北京高校一些不负责任的专家,完全为自身利益,在地方会议上,跟领导夸大其词,乱开药方,鼓动其发展,行政部门当然容易被忽悠。

现在的石家庄,想真正做动漫是生存不了的。整个社会机制已被权力所破坏,这个圈子是没有真正的规则存在的。

转载自中国周刊
返回页首 向下
 
[转]动漫空城计:石家庄文化局副局长炮轰动漫乱象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ANI7IME共同进步社 :: C514[Room C514] :: 资讯局[News]-
转跳到:  
友情链接 Animetaste Multisound 火星时代 OURS Animation
Copyright @ www.ani7ime.net
如何申请免费论坛 | © phpBB | 互助中心 | 联系 | 违法举报 | 免费博客申请